Click the pencil icon to edit the text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n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Primary button Secondary button

变身俱乐部老板的罗尼还是那个外星人吗?

【当“外星人”变身为主理人。随着巴拉多利德的升级和克鲁塞罗的振作,罗纳尔多的老板生涯已经渐入佳境。】

没有球衣、没有球鞋、不是慈善赛,身为巴拉多利德俱乐部老板的巴西人,以一身专业的深色骑行服示人。没有了往日“世界第一前锋”的神采,骑上自行车的罗纳尔多稍显凝重,或许对他而言,在世界杯决赛独中两元的难度,要远低于以115公斤的体重完成500公里的骑行吧。但没办法,这就是巴西传奇在去年夏天许给球迷的承诺:只要巴拉多利德重返西甲,他就要用长距离骑行以示庆祝。

在妻子、朋友和医疗团队的陪伴下,由何塞·索里利亚球场出发、沿着“圣地亚哥朝圣之路”一路骑行的罗纳尔多,最终耗时4天抵达了加利西亚自治区的首府——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

“我知道自己的身体会经受严峻的考验,但这也是一次值得铭记的经历。”罗纳尔多与巴拉多利德的2021-22赛季,以挑战极限的方式划下了完美句点。

回溯5月29日,西乙联赛第42轮,排名第三的巴拉多利德主场迎战位居中游的韦斯卡。近两个月只有一场失利的主队,唯有取胜才有可能翻掉压过自己两分的埃瓦尔,获得直接升级的资格。

虽然主动权不在自己手中,但西班牙教头帕切塔执教的巴拉多利德发挥稳定,以队内头号射手肖恩·魏斯曼的破门打开僵局后,冈萨洛·普拉塔的传射建功和阿尔瓦罗·阿古亚多的锦上添花为主队干脆地锁定胜局。在比赛的最后十多分钟,何塞·索里利亚球场内的22397人,已然把注意力聚焦于阿尔孔科与埃瓦尔的对决。他们需要一次幸运女神的眷顾。

如果不是在5月8日的倒数第4轮0比2负于巴拉多利德,一度稳坐西乙积分榜头名的埃瓦尔,大抵可以提前锁定升级资格。所谓一步错、步步错,当理所应当的大团圆结局逐渐消逝时,埃瓦尔终究在末轮付出了最惨痛的代价。0比1,曾以互联网众筹引发热潮的埃瓦尔,最终被降级的阿尔孔科击败,他们只得目送着以4连胜收官的巴拉多利德时隔一年重返西甲联赛。

不同于去年此时在新闻发布厅的愁容满面,紧绷了一整天的罗纳尔多终于在赛后激情释放了。除了第一时间来到主队更衣室,叫喊着与主教练帕切塔紧紧拥抱,他甚至直接脱掉衬衫、换上球衣,到球场之内与球迷们激情澎湃。

对于全队身价高居西乙次席的巴拉多利德而言,拿到一个升级名额并不是意外的结果,但要知道,任何一支欧洲五大联赛球队想在翌年打出翻身仗,都是难度极高的事情,有时别说是重整旗鼓了,光是主力阵容都会被其它球队拆解得七零八落,战斗力迅速下降。

从这一点看,巴拉多利德在去年夏天基本维持稳定,对球队的触底反弹起到了正向作用,虽然以850万欧元出售了巴西前锋安德烈,但阿尔瓦罗·阿古亚多和安努亚的租借回归以及塞尔吉奥·莱昂和冈萨洛·普拉塔的加盟,还是让罗纳尔多的球队维系了战力平衡。

在季终的队手榜上,这四人分别打入了4球、4球、7球和6球,是肖恩·魏斯曼之外队内非常重要的火力点。

诚然,罗纳尔多及俱乐部管理层在去年夏天的最大动作,就是告别了合作三年的塞尔吉奥·冈萨雷斯,聘任了54岁的前韦斯卡主教练——帕切塔。从整个赛季的执教看,球员时代效力过西班牙人的帕切塔,显现了自己顺势而为的能力:当巴拉多利德在赛季初遭遇三连败后,他随即舍弃了三后卫阵型,重塑了球队的中后场体系。巴拉多利德亦用长达两个月的七轮不败扫除阴霾。

受益于帕切塔对巴拉多利德的有的放矢,26岁的以色列射手肖恩·魏斯曼在中下半程完全爆发——全季西乙联赛38场20球,并列于联盟第三位。尤其是赛季最后两个月,肖恩·魏斯曼在9场联赛攻入7球,占据了全队进球数的近四成。他在巴拉多利德的季末冲刺中绝对功不可没。

眼见罗纳尔多许下的升级诺言一年生效,巴拉多利德的拥趸们正在度过一个快乐夏日。同样地,对于老板生涯渐入佳境的罗纳尔多而言,他也终于可以暂时卸下重压,蓄力下一次冲锋。

罗纳尔多与巴拉多利德的牵手起始于四年前:在花费3000万欧元买下51%的股权后,罗纳尔多于2018年9月成为了巴拉多利德俱乐部的实际控制人。

巴西人表示:“我在足球生涯经历了很多阶段,都是在为这一刻做准备。我希望巴拉多德利的管理模式可以具有这四项特质——竞争力、透明度、革新和社会性。”事实上,罗纳尔多的带资进队可不是一时兴起,在此前三年的时间,他都在英国伦敦学习着商业市场和体育管理的课程,并且通过对劳德代尔堡前锋队的联合收购,完成了资本管理层面的实习。“我已经按下了那个开关,大家对我的过去非常熟悉,但我更想让他们认可罗纳尔多的现在。”

从这四年的情况看,几乎事必躬亲的罗纳尔多对巴拉多利德全倾全力,完全不是甩手掌柜的架势。甚至,他会在休赛期邀请全队去往他的别墅度假,留下一句完全不像老板的表达:“我不是你们的主席,我是罗尼,你们的朋友。”

就算退役足足11年了,但罗纳尔多说自己仍在适应无法亲自决定比赛的感觉,他大概领悟到了,当球员还是太简单了,成为一名老板才是真正的难事。一次,在与弗洛伦蒂诺的寒暄中,巴西人感慨着自己的心事重重,以及无所不在的舆论压力。罗纳尔多这样说过:“掌管一家俱乐部是非常复杂的事情,你要处理的事务绝不只限于体育层面,还有商务、营销、新项目和基础设施等等。运营职业俱乐部真是一项巨大的工程。”

有趣的是,即便感受到了方方面面的重压,但持续打造“R9宇宙”的罗纳尔多,已经再次出招了。半年前,对巴拉多利德增股至82%的罗纳尔多收购了母队克鲁塞罗的九成股份,“外星人俱乐部”再添新的成员。

2021年12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曾两次荣获金球奖的罗纳尔多收购克鲁塞罗俱乐部,他立志要让这家目前征战巴西乙级联赛的俱乐部重现辉煌。

亚历克斯、盖西利亚尼、若昂·比托尔和拉斐拉,这四个平均年龄20岁的年轻人,在贝洛奥里藏特的克鲁塞罗俱乐部商店工作。只要一个名字,就能让人猜出他们掩藏在口罩后的笑容。拉斐拉说:“罗纳尔多?当我们得知他收购克鲁塞罗的消息时,大家直接拥抱在一起,高兴地大喊起来,就像赢得了冠军奖杯一样。”亚历克斯接着说:“是一位顾客向我们展示了他手机上的新闻。那是个周六,店里基本上没有人。但突然之间,一切都变得疯狂起来。”

仅仅几个小时,克鲁塞罗俱乐部的商店里就人满为患,球队的球衣、帽子、围巾就像当地的特产奶酪面包一样被抢购一空。至于可以跟“外星人”划上等号的9号球衣,更是在24小时内就完全断货。拉斐拉表示:“所有人都希望致敬我们的‘救星’。”

这个与收购有关的秘密被隐藏得很好,尽管罗纳尔多率领的塔拉体育投资集团与克鲁塞罗俱乐部已经进行了长达3个月的谈判,但没人预料到这一切居然成线日,罗纳尔多收购克鲁塞罗90%的股份的消息被正式公布,引起了巨大反响。

在社交媒体上,这个话题的评论数量与几天前米内罗竞技夺得巴西甲级联赛冠军等量齐观。对于曾培养出托斯唐、雅伊尔济尼奥等球星的百年豪门的球迷来说,他们总算听到了一个好消息。

环球电视台记者加布里埃尔·杜亚尔特说:“当时,克鲁塞罗确实存在破产清算的可能性,而罗纳尔多来投资真是个奇迹。我不在乎未来的结果如何,至少此时此刻,这能让球迷看到隧道尽头的一丝亮光。”在2018年,克鲁塞罗虽然连续第二次夺得巴西杯冠军,但俱乐部的财务已经债台高筑。连续多年糟糕的财政管控,导致克鲁塞罗在2019年不幸降级。

虽然克鲁塞罗的负债高达1.65亿欧元,但“外星人”还是决定注资6600万欧元,来挽救这家在1993年让他踏上职业赛场的俱乐部。他还向国际足联支付了400万欧元,来解除因拖欠转会费而导致的交易禁令。经历了4年灾难般的管理之后,这是为重建、重新引援而迈出的第一步。“每当打开一个抽屉,我们都会得到一个坏消息。俱乐部未来两年的收入已经花掉了。克鲁塞罗就像一个接到病危通知书的病人,但我们依然试图救活她。”只是,未来的走向并不只取决于“外星人”的决心。

当然,依然在坚定支持俱乐部的不只有罗纳尔多,外号“蓝色黑手党”的球迷组织的5000名成员,仍在跟随球队去客场旅行,用歌声和呐喊为他们鼓劲。31岁的莱奥里安已经跟随球队进行过超过200次客场旅行,他表示:“克鲁塞罗就是我们的生命。我们会永远陪着她。”在球迷们经常聚集的酒吧,大家都在欢庆俱乐部的极限求生。28岁的布鲁诺感慨地说:“罗纳尔多的到来是个美妙的意外,我们这几年吃了太多的苦。希望与球员和管理层重新建立联系。”

这种特殊的联系似乎已经开始建立,莱奥里安随即展示着他手机上的图片——罗纳尔多戴着“蓝色黑手党”的帽子,向球迷们问好,也呼吁着他们的支持。不过,管理层的安排还是时常会遭到球迷的反对,“外星人”也难免作出与球迷意志背道而驰的决定。

今年1月,代表俱乐部出场839次的41岁门将法比奥被扫地出门。这些球迷表示:“不能因为他叫罗纳尔多就能为所欲为。我们信任他,但这不妨碍我们向他施压。”

这半年时间,尽管有过这样不快的插曲,但罗纳尔多和克鲁塞罗还是在良好的基础上开始前行。这是旁人可以在俱乐部于1973年建立的训练中心得到的感受。当年,年轻的罗纳尔多就是在这里接受训练,并于1993年至1994年期间代表球队出场47次打入44球。

“外星人”当初住的宿舍,如今被青训营里近200个孩子中的一个所占据——他梦想着追随罗纳尔多的轨迹。一些俱乐部雇员还记得罗纳尔多羞涩的笑容,以及闪电般的速度。53岁的卡雷卡曾是俱乐部的10号球员,目前担任着俱乐部的青训营主管:“跟他一起踢球很容易。只要把球开到前场,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他了。”

同样在克鲁塞罗工作的文德尔,曾效力于法国的波尔多队,目前的职务是克鲁塞罗U14梯队的教练。“有人曾经告诉我,当初在一场友谊赛中,罗纳尔多直接带球过掉了对方整支球队。对方教练甚至要求罗纳尔多离场,以避免比赛过早地失去悬念。”被他们称作“陨星”的罗纳尔多,回到了一切刚开始的地方。“我们很开心,他会推动俱乐部重新腾飞,尽管这要作出一些困难的决定……”

所谓新老板到任后必须执行的“清道夫”工作,目前在由新任执行主管罗伯托·布拉加负责。他要制定一系列策略,少花钱,办好事,帮助球队尽快重返巴甲联赛。“我们的想法是培养身体、技术和心理都出色的球员,培养最优秀的巴西年轻球员。”

而在几公里外的职业队训练中心,相似的线岁的佩德罗·马丁斯——他是克鲁塞罗新计划的牵头人。马丁斯曾在利物浦大学学习,在女王公园巡游者工作,后来加入了巴拉纳竞技。2018年,他开始从事青训工作,遇到了保罗·安德烈——后者在效力科林蒂安时与罗纳尔多成为好友。

在来到克鲁塞罗前,马丁斯还曾在罗纳尔多担任大股东的巴拉多利德工作。他表示:“我要和保罗一起干出不一样的事情。”他没有透露细节,但强调工作的核心内容都是老板要求的。“罗纳尔多希望加强俱乐部的基础建设,他想证明即便只花出必要的钱,也可以管理好一家俱乐部。”

这样的策略不会让布鲁诺·马齐奥蒂担心,作为跟随“外星人”多年的体能教练,他在巴拉多利德任职之后,被任命为克鲁塞罗医疗和表现部门主管。就像马齐奥蒂期待得那样,克鲁塞罗呈现着稳中向好的发展趋势——除了目前暂时领跑巴乙积分榜,俱乐部的季票销售数量亦从之前的1万张,暴涨到当下的3.1万张。“我们会成功的!尽管过程会很艰难,但罗纳尔多会作出正确的决定。”

马齐奥蒂坚信这个他倾尽了全力的计划不会失败。“罗纳尔多希望在克鲁塞罗重现在巴拉多利德取得的进步,留下自己的印记,打造一个类似城市足球集团或红牛那样的庞大体系。他不会感到害怕!罗纳尔多绝对无所畏惧!”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