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he pencil icon to edit the text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n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Primary button Secondary button

西班牙在美洲建立的殖民地已经远远超过了本国的领土

征服者毕竟不是真正的传教士,即使他们也满怀热忱,致力于弘扬天主教,真正传教的工作还是要靠那些传教士,尤其是那些修会的修士。

王室热心于精神征服,欲使异教徒皈依天主教,拯救他们的灵魂。显然,这仅靠征服者的剑是不行的,宣传布道还是要靠那些有神学修养的传教士,王室和传教士在精神征服这一目标上高度契合。

在王室和教会的支持下,传教士怀着传播福音的使命,随冒险者一同而来,“几乎每条船上”都会有他们的身影,多米尼克修会、法兰西斯修会、奥古斯丁修会、方济各修会或耶稣会的修士,他们改变异教徒的迫切心情,不亚于寻找一个新贸易港口的船长。

1526年查理五世更是下令,每支船队必须携传教士同行,否则不得离港。传教士自此更是不绝于途,似乎到处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影子。而这些传教士怀着强烈的使命感,不畏艰苦,在殖民征服的过程中与冒险者携手共进,相辅相成。

冒险家在征服的过程中遇险重重,剑也不是万能的。一小撮“江湖剑客”闯入新的世界,人生地不熟,对方人多势众,而己方势单力薄,尤其在遇到顽强反抗时,征服者往往也是有心无力。

对美洲的征服被证明是一个极为复杂的过程,其间,并不总是由军人说了算。西班牙早期的殖民征服,也借用了传教士的力量,而且在士兵们尽其所能后,这种力量就开始愈加显现出来。

伴随征服的是一个旨在实现精神征服的运动——向土著人传播福音,使之信奉天主教。十字架拥有一些剑所缺乏的力量,征服者在侵略中深受其益。

传教士还往往能在士兵失败的地方取得成功,教会团体使用举例说服及纪律等武器,在某些部落中获得了引人注目的成就。比如,海地岛上一个印第安部落曾不断反抗西班牙殖民者入侵,拉斯卡萨斯被派去安抚这个部落,最后他使得酋长放下武器,率领全部落接受洗礼,证明他的工作很有成效,他也为此得到了国王的嘉奖。

而在士兵或者殖民当局难以延伸的地方,比如说恶劣的自然环境中,抑或是边远之地,殖民扩张更是要依赖传教士的力量。

这些地方往往环境恶劣、人烟稀少、土著文化发展水平较低,也包括殖民者难以控制的边境之地,兵马难进,而传教士却能更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优势。

他们怀着强烈的宗教使命感,不畏艰险深入危境,在这些地方建立教区,诱使狩猎、采集的游动的土著族群定居下来,为西班牙王室开疆拓土。而传教士在这些地区确立了殖民势力的存在后,又会马不停蹄地转移到下一个地区,从事类似的传教工作。

很多历史学家将传教士,形容为殖民侵略战争的“敲门砖”,“他们先派出传教士,然后是总督,把手伸到亚洲、非洲和美洲。”实际上他们所扮演的角色远不止此。

有的传教士资助冒险,是征服者的合伙人;出征时他们是随军僧侣,激励武士们的斗志;到处搜集情报,充当狡黠的间谍;通常精通语言,是沟通的翻译官;大多能言善辩,是安抚团结的协调人,是纵横捭阖的说客;交战时出谋划策,是统帅的谋士;干戈平息后,又要忙于传经布道——他们几乎无处不在。

在这些前赴后继的传教士的帮助下,征服者的冒险事业获得了惊人的“成功”。实际上在整个征服的过程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传教士与征服者形影相随,配合默契,相得益彰。

传教士在殖民征服中扮演角色的性质也很有争议性。在血腥暴力的征服过程中,传教士“无孔不入”,声名狼藉,人们将其指控为殖民侵略者的帮凶。

确实有很多传教士无法无天,他们忙于追逐权力和金钱,安于享乐,麻木不仁。尤其有很多在俗教士道德堕落,才智低下。有的则在征服者的配合下暴力传教,“用十字架、火和剑强迫各部落信仰基督教”。

更多的教士常常受到那些冒险者胡作非为风气的感染,而且教会人士由于它们在印第安“奴隶”开拓的土地上所过的生活耽于放纵骄横,他们往往不大考虑拯救“奴隶”们的灵魂,而多半考虑靠其肉体的劳动而取利。也有一些传教士甚至与那些冒险者相比也不遑多让,虐待无辜,暴行累累。一时之间,传教士落下了臭名昭著的骂名。

然而,也有一些虔诚的传教士,他们忠于使命,立誓安于贫穷,热衷于劝人皈依,同情并保护土著人,痛斥印第安人“野蛮论”,谴责粗暴的征服者。

这一猛烈抨击,为福音与殖民主义之间的首次战役划上了分界线。这在西欧和殖民地都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后来很多传教士继续了他的工作,较著名的有“印第安人保护者”卡萨斯、瓦斯科德基罗加和多明戈德圣托马斯等。

罗马教廷也站出身来支持他们的主张,肯定土著人的权力,反对暴虐行径,敦促王室切实保障土著人的利益。他们的抗议和申诉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某种程度上改良了殖民征服的方式。

在殖民征服的过程中,传教士不遗余力,功不可没。而且随着殖民征服的向前推进,天主教的力量日益彰显出来,与剑交相辉映。传教士试图以“最小的武力”开疆拓土,而这些往往能收到奇效,起到武力远不能达到的效果。而且在武力难以延伸的边远之境,传教士更是成为了主要的殖民扩张力量。

随着扩张的深入拓展,征服者也逐渐吸取了经验和教训,愈来愈认识到传教士的非凡力量;而且王室出于精神征服等因素考虑,也愈来愈倾向于和平征服,这一切使得传教士日益得到倚重。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