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he pencil icon to edit the text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n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Primary button Secondary button

梅西的第七尊金球:百感交集的一年 那个10号的背影

去年莱万踢出生涯最佳表现,还拿下欧冠,可惜金球奖取消,莱万没得到,只得了世界足球先生作为安慰。

今年初莱万无法出战巴黎,目送姆巴佩带巴黎过拜仁(以及巴萨)时,我还在寻思,姆巴佩有没有指望。

等切尔西拿到欧冠时,法国媒体都觉得,只要法国欧洲杯正常踢,就该是坎特了。

苏亚雷斯给他颁的,也真是会安排:这一天,梅西、内马尔和苏亚雷斯,又在一个城市了。

梅西特别向莱万致敬了,说2021年能与莱万对决是一份光荣,去年莱万配得上金球众望所归。

夏天写到过,夺冠的这支阿根廷,肯定不是28年来最好的阿根廷;带队的,也肯定不是状态最好的梅西。

还是足以让阿根廷人狂喜,顶着疫期的禁令,去布宜诺斯艾利斯方尖碑周围庆祝了,塞满七月九日大道。

比起今年其他竞争者的冠军,梅西为阿根廷夺的这个冠军,格外珍贵些——这么说也许对德甲其他球队不敬,但拜仁今年毕竟九连冠了不是?……

都说阿根廷是强队,但上一个世界冠军距今也35年了——马拉多纳都过世一年了——上一个美洲冠军也28年了。

都说阿根廷是强队,但自马拉多纳带队拿1990年世界杯亚军以来,阿根廷逢世界杯,除了梅西带的2014年亚军,其他都过不了八强;美洲杯各色不顺不提了。

世界总觉得,梅西带一支强队打出来是理所当然的——但他所在的,真的还是强队么?

上季梅西为巴萨38球18助攻,西甲第三,国王杯冠军,大家觉得理所当然。这么说不太礼貌,但上季国王杯冠军西甲第三的巴萨,本季没了梅西之后的表现吧……嗯。

今夏他到巴黎的表现,也时不常被挑刺——为巴黎合计首发10场,4球3助攻,巴黎欧冠小组出线,法甲第一,而且一半时间在中场……但因为他是梅西,所以嘛。

他以往进球助攻数据过于漂亮,以至于现在的他,明明不是纯终结者踢法,但大家习惯拿他跟终结者箭头比进球数字,跟边锋比助攻数字……

传统数据比较粗,只有论进球和助攻,那玩意梅西历来厉害,虽然他位置并不是终结者。

每90分钟,0.85球5.4次射门2.38次射门在球门范围内,平均射程19米,完成59次传球距离968米包括向前传球317米,关键传球2.27次。

进攻球员嘛,停传带射。射有进球数据,传有助攻数据。上面这些是进球和助攻。

过去一年的各色比赛,梅西每90分钟完成带球399米其中248米是带球向前推进,每场平均带球推进15次过人4次。

作为一个每场在进攻三区拿球49次、随时被紧盯的选手,每场接球86次成功74次。

就像,真看比赛的都知道,梅西在巴萨和巴黎,都不是顶在前头吃机会的,在巴黎甚至经常是负责回撤摘球组织的。

普拉蒂尼、克鲁伊夫、范巴斯滕、齐达内、外星人们,各自纵横时代,很努力才能拿到两座、三座。

外星人巅峰期破坏力几乎无与伦比,但他会遭遇伤病。范巴斯滕是个完美的中锋,但也只能撑到28岁。里瓦尔多2002年拿到世界杯(表现甚至不逊色于外星人),但到了米兰后……就被新来的卡卡超越了,巅峰期过去,时年不过30岁。

本来世界足球的常态就是你来我往,你起我伏。任何一项运动都是。能逃脱这规律的其实很少。

梅西也不是神。他也老了,他的体能不如以前了。他的奔袭连续过人,肯定不如2009年了。

但他在别的地方弥补着:任意球、传球、走位。他的位置变换着,全世界都在研究怎么盯防他,他也在老去,也在转型。

对他而言,大多数的挑剔都建立在最高等级的标准上——其中包括过去的他们自己。

这一年的梅西也许不如2012年的自己,不如2015年的自己。但梅西还是梅西。

还出过一些诡异的情况,比如1994年罗马里奥带巴西拿下世界杯自己拿下世界杯金球奖,但年度金球奖是他巴萨的队友、带保加利亚得到世界杯第四的斯托伊奇科夫。

比如1986年马拉多纳拿下世界杯,但年度金球奖却是别拉诺夫,这个尤其诡异……

所以2016年的一个活动里,金球奖做了个象征性重选。那次重选里:罗马里奥该拿1994年金球奖。肯佩斯该拿1978年金球奖。

马拉多纳则该得到1986和1990两个金球奖——那两年,他一个世界杯冠军一个世界杯亚军。

马拉多纳与鲁梅尼格、迪斯蒂法诺、外星人、贝肯鲍尔们一起二金球(基冈的1978年会让给肯佩斯,所以只有一个了)。

虽然贝利的时代距今半个世纪,当时的足球与今日的足球也不太一样了,但的确是七个对七个,很直观。

今年八月,我在王子公园采访梅西后写文提到过,接触他的工作人员聊着,都说他人挺好——这是句很朴素的赞美。

赞美一个足球史上顶尖巨星、前一天刚到巴黎、这一天在王子公园开完记者发布会,再沿着一个球场的长度,穿着西装暴晒,一个回答问题,从头到尾都很温柔。

但那时的梅西,其实刚经历人生最重大的转折之一:拿了美洲杯的欣喜,与巴萨分手的痛楚,来到巴黎这个新球队。

有些东西已经超出了竞技领域,是人生的波折了——一路看着梅西在巴萨的历程,又清楚今夏巴萨那些事的巴萨球迷,一定明白我在说什么。

实际上,我们也知道,虽然他此刻人在巴黎,但这个金球奖很大程度上,不是给巴黎30号梅西的,而是给阿根廷10号梅西,给巴萨的10号梅西。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