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he pencil icon to edit the text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n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Primary button Secondary button

创意枯竭 违背道德 触犯法律 恶搞视频在走向衰落

有人认为,网络世界的每一天都是愚人节,因为装疯卖傻、戏弄他人是博出位最简单的办法。相声和小品中总有一个“笨蛋”担当,他们虽然是被吐槽的对象,但所有的笑料和包袱也都与他们相关。

在互联网中,恶搞视频就是这个“笨蛋”担当,十分受观众欢迎。尤其在视频产业发展初期,视频类型比较单一,恶搞视频是当之无愧的流量之王。但随着视频产业的不断发展,种种迹象表明,恶搞视频正在走向衰落。

在早期,恶搞视频的整蛊对象一般局限于亲朋好友等熟人圈子。事实上,这种和亲近的人开玩笑的行为,在生活中很常见,而恶搞视频不过是把它放大之后记录下来。比如Youtube博主Jimmy Kimmel的视频“孩子们听说我把他们的万圣节糖果都吃掉了”,就是极为典型的早期恶搞视频。

“万圣节挨家挨户要糖果”是美国孩子的经典游戏,而Jimmy会在影片中告诉孩子们,他把他们辛苦要来的糖果全部吃掉了,而孩子们的反应大都是发脾气、爆哭。视频一经推出就大受欢迎,播放量超过5870万。这甚至演变成一种经典的整蛊方式,每年都有大量家长将整蛊小孩的视频发给Jimmy,由Jimmy整理成合集发布。

自2012年起,Jimmy连续5年推出万圣节整蛊小孩系列,每年的播放量都突破千万。“万圣节整蛊”系列已经成了恶搞视频史上最有影响力的系列之一。

既日常又有一定的戏剧性,是恶搞视频开始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Youtube曾在2013年,评选出排名前10的恶搞视频博主,他们的总体播放量就超过了350亿,其中播放量最高的PrankvsPrank,单频道的播放量就超过了3亿。

Youtube官方也十分重视恶搞视频的影响力,在当年的愚人节,Youtube首页就出现了由官方推荐的恶搞视频合集。合集内视频单条的最高播放量高达1亿2千万,最低的播放量也有400万。

在中国,恶搞视频往往赢了热度、失了人心,在微博有200多万粉丝的小罗恶搞就是如此。他擅长操作街头约架、开豪车搭讪等极具争议性的话题,比如最近一期恶搞拜金女的视频,播放量高达123万,但评论都很负面,“死拖别人上车,还说别人是拜金女”、“莫名其妙整人,看了真恶心”等等。

粉丝点开恶搞视频往往只是为了找乐子,而不是认同视频博主的做法和价值观。而随着搞笑视频市场不断扩大,用户的选择越来越多,流量虚高却缺乏影响力的恶搞视频开始走向衰亡。

随着越来越多的恶搞视频走向街头,被整蛊对象的范围不断扩大,恶搞视频的“恶名”也开始迅速传播。因为为了让视频更有趣,恶搞视频博主会故意试探,比如老人和小孩,利用他们的笨拙反应来逗笑观众。

在早期,老人和小孩的恶搞之所以会大受欢迎,是因为被恶搞的人和视频博主往往彼此熟悉,他们的所有行为,都可以被定性为和熟人之间无伤大雅的玩笑。但整蛊对象一旦扩大到街头,任何一个陌生人都有可能遭殃,这其实某种程度上触犯了人们的道德雷区,尤其整蛊对象的选择往往很随机,会让人们产生一种危机感,“下一个被整蛊的可能就是自己”。

同时,恶搞视频的流量是虚流量,很难进行商业变现。以Youtube头号恶搞视频博主PrankvsPrank为例,他们曾经推出一条视频,主要内容是男人骗自己的女朋友,他把她的猫扔下楼了。这条视频的播放量超过650万,但基本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收益。

暂且不论这个玩笑是不是触及到了动物保护的禁区,这个视频的逻辑其实是通过恐惧,以及恐惧的反转来引人发笑。这样的视频很难吸引商家投放广告,而通过播放量所获得的平台分成,与拍摄成本相比微不足道。

同时,受制于视频时长以及视频内容,相比起其他视频,恶搞视频的分享量和转发量都非常少。而在社交媒体时代,互动为王,恶搞视频的优势地位进一步受损。

而且恶搞视频的拍摄往往很局限,可供创新的空间不大,视频博主之间的同质化竞争很严重。当市场上大量充斥着同类视频的时候,人们很容易就审美疲劳。而随着视频产业的不断发展,不仅搞笑视频的种类越来越多,垂直领域视频也越来越丰富,这都进一步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尤其是像美食、美妆、奇葩体验这类的视频,可扩展度要远远优于恶搞视频。

以《嘿老外》为例,美食栏目可以吃驴肉火锅、吃热狗、吃小龙虾等等,体验栏目可以体验凉茶、中医正骨、高考英语等等,栏目的包容性强,可延伸的方向丰富,从播放量和用户反馈看,用户对这类视频的满意度也比较高,不容易审美疲劳。

比如同是美食体验,《老外美食测试,2元和66元热狗,结果很意外》和《中国小龙虾征服老外,一口气点了30斤》这两期视频在B站上的播放量分别为32.5万和42.1万,弹幕量和投币量数千。

而恶搞视频的基本模式都是欺骗和设置障碍,被整蛊对象的反应也基本是震惊、愤怒和伤心,视频的套路感很强。

根据Tubular Labs的统计,2015年Youtube恶搞视频的总播放量为177亿,这个数字乍看上去不小,但就在两年前,前10位恶搞视频博主的播放量就超过了350亿,恶搞视频的衰落趋势明显。

最近几年,为了拍摄恶搞视频而被误杀的事件时有发生。2015年,澳大利亚三兄弟Jalal假扮成在街头扔包,结果被当地警察射杀,而且枪手不予起诉,可以说是为了恶搞白白献出了生命。

近日, 19岁女孩MonaLisa Perez枪杀22岁男友Pedro Ruiz事件也引起外媒关注,而悲剧的起因,也是因为恶搞视频。

据Buzzfeed报道,悲剧发生当天,Monalisa曾在Facebook上说,她正在策划拍摄一条世界上最危险的恶搞视频。她准备在视频中朝Pedro开枪,而Pedro会把书放在胸前以抵挡子弹的冲击。

显然,这样的“挑战”是绝对不会成功的,这个因为恶搞视频而引起的悲剧,再次引发了人们关于恶搞整蛊的讨论。

在此之前,讨论大都集中在道德层面,很多评论家认为在街上随意戏弄路人,甚至给他们带去恐慌和被玩弄的情绪,这是不道德的。但现在,恶搞视频的讨论已经从道德层面上升到法律层面。人们第一次认识到,不加节制地进行恶搞尝试,伤害的不只是情感,还有生命。

而恶搞视频走向衰亡的背后,是网络成名泡沫的破裂。在拍摄之前,Pedro Ruiz曾告诉姑姑Claudia这个“视频创意”,Claudia试图阻止他们,但他们认为“这很刺激,一定能引来很多关注,这样我们就会变得有名了”。

通过网络,“人人都可以成为明星”的时代已经永远过去了,没有任何积累的素人想要成为网红越来越难,而网红们为了维持自己的影响力,所要付出的代价也越来越大。

安迪沃霍尔曾说,“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有人认为这是他留给媒体时代最乐观的寓言。但这句话或许也可以这么理解,留给每个人成名的时间就只有15分钟,就像Pedro Ruiz,他以生命为代价获得了梦寐以求的爆火,但一旦有更刺激的新事件出现,人们转眼就会忘记他的名字。

南七道:南七道新媒创始人&CEO,虎嗅等年度作者,互联网明星创业公司脸萌、FaceU等品牌操盘手,关注互联网和科技创业。公号南七道。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BOSS直聘:一季度用户平均收获上涨20% “直猎邦”月服务用户过百万

BOSS直聘:一季度用户平均收获上涨20% “直猎邦”月服务用户过百万

iPhone 13大卖推动 苹果在全球高端手机市场份额连续两季度超过60%

青云QingCloud EHPC 打造即买即用的全流程SaaS化超算服务

蚂蚁链发布BTN:可将区块链网络吞吐量提升186% 带宽成本降低80%

蚂蚁自研数据库OceanBase宣布开源 300万行核心代码向社区开放

《糖豆人:终极淘汰赛》今日起转为全平台免费 首次登陆Switch、Xbox 与Epic等

淘宝网店提供有偿骂人服务 电线秒钟你能干什么?互联网世界每秒有超过5.4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