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he pencil icon to edit the text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n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Primary button Secondary button

偶像-中青在线

8月28日,天津人民体育馆,江苏队获得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女排冠军,队长惠若琪在颁奖仪式后面对媒体。她受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粉丝的支持。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迪/摄

9月3日晚,谢震业夺得全运会男子100米冠军。他是本届全运会100米和200米的“双冠王”。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迪/摄

9月1日,全运会女子100米仰泳半决赛后,晋级决赛的傅园慧接受媒体采访。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青/摄

9月4日,全运会男子自由泳100米决赛前,宁泽涛与外籍教练交流。当日,复出的宁泽涛在大量粉丝的呐喊助威中夺冠。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迪/摄

8月31日,孙杨夺得400米自由泳冠军。这也是他职业生涯的第100块金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迪/摄

9月5日晚,林丹在羽毛球男子单打八分之一决赛中晋级。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迪/摄

9月2日,短跑名将苏炳添亮相田径赛场。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青/摄

8月28日,全运会男子花剑团体比赛中,董力在候场。他凭借真人秀节目赢得了无数粉丝。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迪/摄

9月6日,丁宁在乒乓球女单比赛中,她最终夺冠。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迪/摄

9月3日,北大学子郭钟泽夺得男子400米冠军,并打破了保持16年之久的全国纪录。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迪/摄

9月1日晚,天津全运会女子100米蝶泳决赛中,头戴卡通形象泳帽的王一淳奋力冲刺,这位获得全运会少年赛第一个全能王的12岁小姑娘,最终获得第四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青/摄

在新媒体的交互方式下,新一代运动员更能展现个性与真诚的部分被划为重点,这让“体育偶像”的定义有了更加多元化的诠释

“刘翔接班人”,听到这几个字后,脖子上还挂着天津全运会金牌的谢文骏意兴阑珊。因为在谢文骏的职业生涯中,赛道上的10个栏架他已经跨过无数回,但有一个隐形的栏架他一直没能跨越,随着年岁增长,这个栏架越来越像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让他和国内其他跨栏运动员一样,都成了活在山的影子里的人。

隐形的栏架属于刘翔,这位屡次在中国体育领域引爆核弹的110米栏选手,因其竞技成绩的不可撼动及有别于传统运动员的突出个性,成为中国体育的时代偶像。他与姚明、李娜是继体操、女排、乒乓球带给国人“光荣与梦想”后,为中国体育推开世界体育之窗的新一代偶像。

三人退役后,原本与“姚刘李”时代接踵的是一个旧人已去、新人未现的明星断档期,但从本届全运会“迷妹攻陷体育馆”的场景可见,民众正在用更包容的态度催化更多“超级明星”的出现,偶像的虚位从不停止新陈代谢。

“中国体坛领军人物”,早在全运会开赛一个多月前,孙杨的粉丝就定好这次应援的主题。在她们看来,原本这一切应该来得更早一些。

高压下封闭成长与个性中的叛逆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创造历史后发生碰撞,既撞出了性格鲜明的“孙萌萌”,也撞出了看似“泳池内辉煌、泳池外荒唐”的“巨婴”孙杨。一度陷入负面新闻的泥沼,让此前就具备雄厚竞技实力的孙杨,一直未能填补时代偶像的空白。但他的出现,让人们开始反思对新时代体育明星包容的底线,也让世界看到了中国运动员陌生的一面。

在不少外媒眼中,以往中国运动员很难接近,他们像戴着一副紧张或拘谨的面具,隔绝着最真实的情绪。但孙杨是那么特立独行——超大且鲜艳的头戴式耳机、闪着彩灯的领奖鞋、胜败都不馁……“散发出强大的自信,很有魅力”。这让很多人想起李娜,也想起他们成为具有标志性偶像的条件,即多数在国际主流体育项目中打破了垄断——2004年的刘翔、2008年的林丹。“红”几乎都是从产生决定性成绩的一刻才开始。

偶像,这个在娱乐圈多少有些“实力不济”隐喻的词语,在靠成绩说话的体育圈却生成了截然相反的属性。即便宁泽涛这样的泳坛“小鲜肉”横空出世,对其运动成绩的期待或其拼搏精神的要求,依然是两三年前市场对其商业价值开发需求的硬指标。2015年喀山世锦赛,宁泽涛的百米自由泳金牌,消解了体育明星逐渐被“颜值化”的争议声浪。

宁泽涛曾通过3件事发现自己“红了”——微博粉丝一夜间由1万变成60万;去逛免税店被围观,最终只能落荒而逃;接受媒体采访,所有人都在鼓掌。这种扑面而来的热情,傅园慧、孙伟甚至现在人气爆棚的张继科都是在里约奥运会之后,才猛地一下享受到的。

受益于多屏时代,体育明星蹿红的步调像新型流感病毒,迅速挑战着传统的药方子——新一代的观众和运动员伴随着社交媒体长大,在新媒体的交互方式下,更能展现个性与真诚的部分被划为重点,傅园慧的表情包、击剑队“男模”气质等有别于传统的因素让“体育偶像”的定义有了更加多元化的诠释。

尤其张继科,虽然他未能卫冕奥运男单冠军,但平时睡眼惺忪、心事满腹和场上小宇宙爆发后的反差,却令他意外收获了大批“迷妹”。这种粉丝以团队作战的应援计划,在这次全运会达到高潮。除了被媒体聚焦的现场应援阵仗,张继科的全运会首个比赛日,由粉丝创立的微博话题#张继科天津全运会加油#当天阅读总量已经达到6亿。线上线下联动的结果证明,粉丝和体育明星一起,正在成为注意力经济话语权的主导者。

当体育明星开始成为“触电”的常客,无论是综艺节目还是剧集客串,跨界的表现似乎为运动员集体摘下一些“头脑简单”“夺金机器”等固有标签。借助更商业化、社会化的文艺娱乐市场,曾经被体育制所限制的运动员偶像价值的传播正在松动,“冠军”与“偶像”之间的关系也将有更清晰的界限。

可博弈同样汹涌。尤其对身处浪潮中的体育明星而言,既享受潮水高处的快感,也恐惧溺水沉沦的可能。他们一旦频繁地在赛场外曝光影响了竞技状态,对以往封闭成长安全感的依赖就会浮出来。曾有媒体问过张继科:“你享受这种被大家围住、捧着的感觉么?”他答道:“我感觉过得没那么真实了。”而傅园慧也同样坦白,“不愿被当成段子手,请把我当作一名运动员。”她身上一道道为激发状态“自残式”的抓痕,既宣告着用“洪荒之力”概括她的坚持过于单薄,也透露了她担心竞技体育中自我超越、拼搏、勇敢的核心会被镁光灯模糊焦点。

粉丝汇成的海一望无际,潮潮相接,更迭着每个时代对体育及偶像的诠解,而处在长镜头深处的体育明星,还在浪里。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