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he pencil icon to edit the text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n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Primary button Secondary button

小罗持假护照入境被捕:他和大罗的人生走向了两个极端

近日,因持假护照入境,小罗和哥哥兼经纪人阿西斯在巴拉圭被捕。尽管兄弟两人对警方调查相当配合,但他们必须在当地时间6日的听证会上洗脱罪名,否则本月21日就将不惑之年的小罗,40岁生日要在异乡的铁窗里度过了。

比起退役后成功转型投资人、商政两界精英的大罗,小罗的退休生活着实落魄:混乱的私生活、劣迹斑斑的捞钱之旅……个人形象和财务状况不断恶化的他,正日渐透支着球员时代积累的人望。

在管理混乱的南美,使用假护照并不是什么新闻。早年贝隆、雷科巴等人都曾使用假护照,规避意甲外援名额限制。但罗纳尔迪尼奥护照造假,却要从早年一桩更无厘头的公案说起。

回归巴西后,小罗在家乡阿雷格里港的一处湖畔,造起了私人别墅、游艇码头和垂钓平台,但随后,这栋豪宅就因破坏环境,被巴西司法部门处以850万雷亚尔(约合230万欧元)的罚单。

然而,罗纳尔迪尼奥始终拒绝上缴罚款,于是阿雷格里港政府索性申请了冻结令,小罗在南里奥格兰德州及里约热内卢的57处房产,被全部冻结,当然,这些房产还拖欠着各种尾款和税费,各路追债人联合追讨小罗约180万欧元的欠账。

惟恐小罗继续当“老赖”,当局一不做二不休,没收了小罗的巴西和西班牙护照。但颇为讽刺的是,去年9月5日,罗纳尔迪尼奥被巴西旅游局任命为巴西旅游大使,任务是在国外推广巴西旅游。

但由于护照被没收,他根本出不了国。这一次去巴拉圭,罗纳尔迪尼奥是为了参加商业广告活动,活动在5日举行。

不过即便身陷囹圄,罗纳尔迪尼奥的乐天个性依旧没有改变。在看守所,他和巴拉圭警察相谈甚欢,对合影有求必应。巴拉圭警方也对这位昔日巨星网开一面,没有在他们入境后就直接扣留,而是两人住进酒店后,才开展调查。

当然,小罗面临的官司还不止这一桩:巴西有一家名为18kRonaldinho的传销公司,借巴西巨星的名义进行虚假宣传。尽管罗纳尔迪尼奥说他是被盗用肖像权,但实际上他难脱干系。

2月14日,受害者集体控告18kRonaldinho公司,要求赔偿3亿雷亚尔损失,罗纳尔迪尼奥也在被告之列。

早在2007年,他就以3000万美元年收入首次跻身体育福布斯前10,而经纪人哥哥阿西斯,多次向巴萨索要600万欧元年薪+400万签字费的世界第一薪水。

即便转会米兰之后,凭借和NIKE等多家金主的多年合作,小罗仍日进斗金,但习惯“月光”、投资全凭心情的他,还没等退役,就迎来了债务危机。

2012年,效力弗拉门戈的小罗,因俱乐部财政紧张,第一次尝到了欠薪的滋味,即便他主动将周薪降到3万欧元,对方还是提前解除合同;转战弗鲁米嫩塞,他同样因薪水过高被裁员。

祸不单行的是,2014年小罗被可口可乐解约,因为他在机场被拍到开了一罐百事可乐解渴……

而在50多处房产之外,罗纳尔迪尼奥还热衷搜罗名车:黄色保时捷、黑色兰博基尼、银色奔驰E级、红色法拉利48、布加迪威龙和悍马H2,曾令巴西人的车库格外拥挤,但如今,这些豪车早就被逐一司法拍卖。

山穷水尽到这等地步,也难怪小罗只能重新“靠天赋吃饭”。原本在2018年1月已经第二次宣布退役的他,过去两年N次宣称复出,下家从中超到大联盟传了个遍,甚至还曾多次前往球场走穴,但更多是他和经纪团队一厢情愿的炒作。

而他那处依山傍湖的豪宅,早就改造成了民宿——网球场、游泳池、桑拿房、露天烧烤均可使用,游客还能在豪宅里看遍小罗在俱乐部和国家队生涯的锦标、海报等。当然,相比于9120英镑一晚的天价房费,值与不值,球迷心中有数。

但如今,人穷志短的小罗已经不走高大上路线——他每条Ins帖子要价高达12万英镑;而此次巴拉圭之行,小罗做公益只是幌子,推销新书《天才的一生》赚快钱才是主题。

同为金球+FIFA先生的双料得主,罗纳尔迪尼奥的偶像——足坛第一个有名的“罗纳尔多”,还不满44岁,却已在退役后完成了从足球巨星到商界精英的蜕变。

大罗连续担任2014和2018两届世界杯形象大使,西装革履的与各国政要巨头坐而论道;31岁就收购知名酒庄、开启跨界投资;投资电竞,戴上耳机拿起鼠标,为战队“代言”;成为西甲巴拉多利德小股东,并在全球开设33家罗纳尔多足球学院……

无论是本行还是跨界,罗纳尔多的财富与人气,正如同他退役后的身材一样,不断“发福”。

曾几何时,小罗有着比“大罗”更高的起点,两人的恶习也格外相似:都迷恋夜生活、都管不住贪吃的嘴巴、都曾花钱如流水。

然而,早年在埃因霍温曾给队友一人买上一条Levis牛仔裤、用卡车拉来几千张CD的大罗,转战皇马之后愈发向贝克汉姆等人看齐,成为巴西球员中少见的善于理财、经营人生的异类。

而小罗呢?球员时代,他就不止一次被拍到喝啤酒、吃烤肉,更别提令生涯急转直下的私生子闹剧。

返回巴西后,小罗更加“放飞自我”——某种意义上,小罗正走着1960年代巴西足球的传奇巨星加林查的老路,后者在放纵中用酒精浇愁,早早因肝硬化撒手人寰……

当然,小罗的堕落之路上并不孤单,只比他年轻了2岁的阿德里亚诺,已经从昔日国米国王,成了贫民窟里的中年胖大叔。曾带给全世界球迷快乐的小罗,自己的快乐源泉,似乎只剩下了堕落。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